皇冠体育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社会

江西一老人拆违当天自杀家属索赔 官方称愿走法律途径

2019-11-26 01:37

  新京报讯(记者 王瑞文)近日有江西赣州安远县长沙乡居民向新京报记者反映,10月23日,当地一7旬老人在政府工作人员拆违当天于家中服农药自杀。对此,长沙乡乡长黄金龙回应称,涉事建筑位于农田之上,属违建。“家属提出让政府承担其孙子孙女的赡养费以及房屋赔偿,我们不认可。”黄金龙表示,由于和家属多次沟通未果,现愿意通过法律途径维权。

被拆除的违章建筑。受访者供图

  违建被拆当天,老人服农药自杀

  当事老人女儿孙道香告诉新京报记者,其母亲名叫杜某某,今年70岁,平时住在二儿子家,照顾孙子和孙女。“二哥已经去世了,小侄子今年5岁。”

  孙道香说,涉事房屋离母亲所住的房子不远,是由大哥筹建,地点位于农田之上。因历史遗留问题,动工时未取得批准建设的合法手续。“当时村里修路,占了我家老宅,后来说补一块宅基地给我们,但这么多年一直没协调好。”后政府均是口头通知,称要拆除此处违建。

  孙道香回忆,10月22日21点左右,其大哥接到乡长来电通知,房子要被拆除。10月23日7点前后,便有政府工作人员前来拆房子。“只有母亲在家,两个孩子都去上学了,拆的是一批人,另外几个人看着我母亲。”

  事发当日19点左右,老人家人接到政府方面的通知,称老人服农药自杀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孙道香提供的一份居民死亡证明书显示,老人死亡原因系多器官功能衰竭,死亡地点为北方医院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上述死亡证明中家属姓名一栏的签名为“钟兆洪”。孙道香说,此人系筼筜村支部书记,非家属。“(他们先)把人送到殡仪馆,晚上7点多我们才知道母亲去世了。”

  对于母亲自杀原因,孙道香表示不解,并质疑母亲事后没有得到及时医治。“长沙乡卫生院离家里就5分钟,洗胃这些乡卫生院肯定也有设备的,但是把我母亲送到了32公里外的北方医院抢救。”现在家里没人照顾小孩,家属方面认为政府应承担赡养费,并赔偿家中建筑被拆的损失。

  

  官方不认可家属提出的赡养费和违建赔偿

  长沙乡筼筜村支部书记钟兆洪表示,涉事违建是一处尚未盖成的砖体结构房屋,约1.7米高。老人住的地方离违建地有500米左右远。拆除违建当天,钟兆洪全程在场。10月23日7点左右,违建已拆除完毕。“老人是我们这的五保户,我们拆之前也跟她做了思想工作,她也同意了。”

  钟兆洪说,当天有五六名工作人员一直陪同老人在家,为其做思想工作。中午时老人情绪有些不稳定,称自己要睡午觉,随后工作人员离开。到了下午,工作人员再次前来查看情况,发现屋内无人应答,房门反锁,“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她喝农药,赶紧叫了救护车送医。”

  钟兆洪称,与救护车随行的是长沙乡卫生院医生,其检查后感觉老人情况危急,“当时就说要去县级医院,北方医院是最近的,就送到了那里。”

  长沙乡乡长黄金龙证实了这一说法,整个路程约二三十分钟,老人被送至北方医院后,抢救了半个小时左右,最终死亡。

  对于老人的死因,黄金龙称,事发后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,警方到场后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。此外,政府曾为杜某某提供保障房,“没钱都可以住,所以她并不是无家可归。”

  在后期与家属的多次沟通中,黄金龙说自己参与了五六次,“对于家属提出的赡养费,我们不认可,从法律层面来说,孩子的奶奶没有抚养孙子孙女的义务。” 至于家属提出的违章建筑赔偿问题,首先涉事建筑属违建;其次,“他只建了一米多,这咋赔。”

  黄金龙表示,在拆违前官方亦下达过书面通知。由于双方多次沟通未果,现家属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,“如果是政府的过错,我们愿意承担责任。不管怎么判决,我们都会执行。”

【编辑:郭泽华】

相关阅读
Copyright © 2010-2019 , All Rights Reserved
多瑞斯新闻网 版权所有 皇冠体育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